山西省保德县委政府胡乱作为

  山西省保德县委政府胡乱作为
  我是山西省保德县居民,是革命烈士高向智的长孙。
   14年来我们倾家荡产上访、信访,保德县政府一直瞒着我们应付上级的调查。尤其是这届政府从2017年5月介入以来更是明目张胆,光天化日下公开和开发商狼狈为奸,阳奉阴违上欺骗党中央,下鱼肉老百姓,与人民为敌,一直顶风损坏党在人民群众中形象,连续摆平了:2018年春我们向中央巡视组驻山西两次批到保德县的调查、九月连续向中央政法委驻山西督导组四次反映及无数次向山西省扫黑办的反映,十月通过黄河新闻网山西省委社情民意渠道向书记反映等。
  一、我们已经住了20多年的房子,齐备的手续还在自己手里,2005年10月保德县经贸局把我们的住房卖给以保德县外贸局副局长张建勋为代表由国家在职的公职人员组成的股份公司,2006年初纵容张建勋雇铲车故意把我们住着的房拆成危房【2016年7月22日20:40在张瑞军汽贸门市,张建勋向在场的很多人宣布:“十一年来,花巨资成功摆平纪委系统的四次调查,所花费用让我承担”】一直在原地躺着。2006年4月27日土地局把我们的土地手续办给张建勋;住建局2012年7月重新规划的保德县城区规划图中,我们的房产已经被“保德县江霖房地产公司”取代;
  二、国企改制,以拍卖的合法性出售经过暗箱操作,排挤竞争演变为议价出售,导致巨额国有资产流失到他们个人腰包。
  1、国企改制拍卖的对象是违法的,不能是个人。
  2、拍卖的资产是违法的:对国企玻璃厂的资产概念、范畴模糊,地界不明,四至不清,连我们个人的房产卖给张建勋。
  3、拍卖的结果:价格是违法的。从2009年10月张建勋把225万元买下的玻璃厂整体1600多万元卖给保德县江霖房地产公司。
  三、对待被举报的犯罪嫌疑人张建勋,纪检委避重就轻、大事化了,毁尸灭迹、消除痕迹,给予记过处分;对待上访的群众,一个有恩于党和国家的烈士家属连正常的危房翻新改造手续几年不给办!还作为“维稳对象”乱用公权力:
  1、张建勋涉及:
  1》、阴阳合同,偷逃巨额税款。
  2》、而偷逃的1300多万元税款就是他们经过暗箱操作套取的巨额国有资产【玻璃厂职工一直在集体上访中】;
  3》、洗钱套现,将套取的国有资产洗白变现。
  4》、张建勋和老婆假离婚,把保德县近水山庄等门面房、西安的门面房和河北廊坊的房产转移在老婆名下。
  5》、2006年初,他们经过周密的设计故意使用暴力毁坏个人高源等人的房屋结构、侵犯房屋居住权、人身自由权,故意伤害罪、侮辱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报复陷害罪、非法侵入住宅罪等并抢劫我们的房产所有权。
  6》、雇凶手无端殴打厂职工张旭东夫妇,厂邻居雷有明年迈的老父亲。
  2、对待手持上级批示的上访者,政府表面给我调解,实际是设的一个让我钻的圈套:经信局孟局长带着经信局的摄像师,主动替张建勋说话,矛调中心的张震震扭曲、误导张建勋雇凶的事实,整个场面弥漫着一边倒的审判气息,丝毫没有赔偿损失的迹象,形成背离、简化事实的虚假现象,故意营造出我不能接受的场面。其目的就是逼得让我做出“不解决”的镜头经过剪辑作为诱证。可以精准的应付上级的了解和调查;动用公安局从我提供的张建勋雇凶手威胁的两条线索中进行反面调查开始,结果:证明我是一个没有瑕疵的良民。随后又派两个警察对我进行跟踪、监视;我单位派职工来我家里上班等给我及家庭施加压力,干扰我家的正常生活。对一个受到严重伤害而遍体鳞伤,已经出现了生存问题的弱势烈士家庭实施这种是致命的,毁灭性的打击!
        我爷爷是共和国的烈士!中国共产党正进行一场空前的扫黑除恶!保德县委、政府为什么要这样残忍对付一个有恩于党和国家的烈士家庭?我们别说享受烈属的待遇,能和共和国的正常公民一样,不再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就谢天谢地了,感受到党的温暖已经成了一种奢望!我们身后还有保德县玻璃厂几百双眼睛望眼欲穿正期待着迟到正义的回归!
   
  有证明材料
     













   联系电话:13935053307    身份证:140931196907210017
   
   反映人:高源
                                              2019年2月13日
   
   
   
   
   
  

山西省保德县委政府胡乱作为

上一篇:三派出所放跑重犯我
下一篇: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烦请明释。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